登录
    hello,it's me!

记忆

肚肚随笔 破玉 252次浏览 0个评论


人类总要经历生死离别的,对吗?人的一生,从无到有,再从有到无,自然界的一切生物都在经历一个这样的过程,没有永生的事物,所以我们将生存的这个时期称之为“活着”,如果一个人什么不用干,都能好好活着,没有死亡的恐惧催促着,没有寿命可以任自然界支配的话,那也只能称之为苟且吧,也许正是这种力量在催促着我们整个世界的变更。

2017年8月5日下午先后接到母亲父亲的电话,我没听到,稍后回复给了母亲,得来的是爷爷去世的噩耗,本来中午给母亲开视频的时候询问爷爷的状况,母亲说爷爷能正常吃东西呢,谁知道就这么几个小时的时间里,竟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,说是爷爷中午吃的面条全部吐掉了,然后整个下午都很难受,腿部发紫,到5点多,整个人瞳孔放大就没有呼吸了,爷爷死于胃癌,临死自己不知道得的什么病,家人都没敢告诉过他,他年事已高,无法接受大型手术,只能回家疗养,中间做过微创,也许,死亡对于他来说是一种解脱吧,不必再忍受痛苦了,可对于奶奶来说便失去了一个依靠了一辈子的人,奶奶自从嫁过来便再也离不开爷爷了,奶奶不识字,所有财务的一切事情全由爷爷做主,奶奶只管干活,一切都听爷爷的,现在爷爷去世了,我最担心的便是奶奶了。

爷爷曾经是村里的会计,在人民公社时期曾经凭着一把算盘来挣工分,基本上不用下地干活,所以对农活不是很擅长,基本上农活都是奶奶自己一个人干,在公社的时候,爷爷经常代表村里出去卖一些农产品啥的,去过很多地方,见识在村里来说比较广泛,尤其是一把算盘打得好,是个好会计,自己不会做饭,不会洗衣服,基本上不干农活,用奶奶自己的话说就是把爷爷惯坏了。爷爷在年轻时由于用力的原因引发了心脏病,所以自己也很少干力气活,可是不知道什么原因又得了胃癌,大家都在瞒着他,只告诉他是胃炎,需要慢慢调养罢了。

我是很牵挂奶奶的,可是又回不去,年轻人总要背井离乡出来揽工吗?所以我只能给奶奶打电话安慰她,不让她去想爷爷。人们总是畏惧死亡,却又不得不面对死亡,来时一个卵细胞,走时一把挫骨灰。一切都是浮云吧,愿我活的自由!


华裳绕指柔,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, 均为原创|转载请注明记忆
喜欢 (0)
发表我的评论
取消评论
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

Hi,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!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
返回顶部